<tbody id="qaruc"></tbody>
<tbody id="qaruc"></tbody>

    1. <tbody id="qaruc"></tbody>
    2. <menuitem id="qaruc"><dfn id="qaruc"></dfn></menuitem>

      <track id="qaruc"><span id="qaruc"></span></track>
       手機版 | 登陸 | 注冊 | 留言 | 設首頁 | 加收藏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疫病防控 > 獸醫戰略 > 文章

      蔡寶祥:要靠做出成績改變獸醫地位!

      時間:2020-12-29    點擊: 次    來源:獸醫資訊    作者:蔡寶祥 - 小 + 大

      蔡寶祥教授簡介:蔡寶祥(1926- ),浙江杭州人。我國著名家畜傳染病學家。1947年由國立中央大學農學院畜牧獸醫系畢業,獲學士學位并留校任教。1980-1981年去美國密歇根州立大學及艾奧瓦州立大學獸醫學院研修。歷任南京農學院講師、副教授,南京農業大學教授。曾任南京農學院畜牧獸醫系畜禽傳染病學研究室主任,系學術委員會主任,農業部畜牧專家顧問組成員,全國動物檢疫咨詢委員會委員,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第二、第三屆學科評議組成員,《中國人畜共患病》雜志副主編等職。1985年被評為南京市勞動模范、農業部直屬高校優秀教師。1992年被評為江蘇省優秀研究生導師。

      發現克隆N79株雞新城疫弱毒疫苗株和C4系無毒禽霍亂疫苗株,并在雞病免疫中推廣使用;在雞馬立克氏病毒A抗原基因的克隆與表達、抗雞傳染性法氏囊病毒克隆抗體中和株的建立等方面的研究達到國際水平。編寫出我國第一部獸醫免疫學教材,為促進中國現代獸醫學發展作出了貢獻。擁有眾多著述 。

      學生:獸醫,在我們國家、在多數人心目中的社會地位是比較低的,先生怎么看這個問題呢?

      先生:我們國家的獸醫地位確實是比較低,跟歐美國家不能比,特別跟美國比的話,差得很遠。 你看現在我們最近的一個例子,高福他本科是獸醫,后來實際上成名主要是搞微生物。他在中科院的微生物所,到牛津大學去當講師,回來以后就當選中科院院士了。后來實際上他跟獸醫沒關系了,但是現在提到他過去的話,就認為他是獸醫出身,說起來好像就低人一等。他獸醫出身,去做人醫在防疫方面的最高領導(疾控中心主任),這也說明我們國家很重視人才。社會上的一些對獸醫的偏見,靠我們自己做出成績,也會慢慢得到改變的。

      我們國家,獸醫在農村來講還是受歡迎的,但是地位不高,就是劁劁豬什么的。所以,我們當時學獸醫,心理上也是有點不太高興。在美國的情況就不一樣了。美國的獸醫學院,他都要先讀大學本科,兩年以后才能進獸醫學院?;A課在大學本科學了兩年以后,再學六年獸醫,跟人醫一樣,有的方面甚至于比人醫還要吃香。像楊寶華他做寵物醫院,那是很受歡迎的事情。

      現在我們的研究生到美國去,很多都不能在獸醫部門工作,都是做人醫。你看在美國的疾控中心,我們就兩個人,還有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也就是美國的衛生研究中心,美國NIH也有我們的學生。所以我們的獸醫學生在美國并不是受到歧視的,可以在醫學院、在醫學科學研究方面做很多工作。

      我是40年以前去美國學習,那個時候我感到我們的獸醫教育跟美國獸醫學院的差距還是比較大的。這個差距主要是什么地方呢?他們的臨床實際工作,實際的訓練比我們好的多。我們那個時候雖然是5年制,但實際上臨床實踐工作訓練方面還是不夠。在美國的所有學員三年級以后,就到臨床、到獸醫院值班,搞病理剖檢、搞診斷、處理問題,所以他的獸醫學院學生畢業以后就能獨擋一面。DVM實際上是臨床獸醫博士,一般(他是需要有臨床實踐經歷的)不是說學校畢業以后就可以拿到,跟 PHD不一樣,PHD是理論研究方面的博士,是要搞論文的。DVM不是搞論文,它主要是搞臨床工作。那個時候,我回來也跟領導講了,我們的獸醫教育,缺點就是實際工作能力不夠,畢業出去以后,馬上獨立力開展工作的話,還不行。我們的基礎學科并不差,我們的一些基礎理論學的還是不少的,跟美國的比起來,我們主要的差距在后面部分,在臨床部分。

      學生:請您和我們談談我國早期生物制品發展以及現代獸醫工作,取得了哪些成就?

      先生:我們國家在消滅牛瘟方面確實還是成就很大的,這個工作很艱巨,也花了很長時間。在一九二幾年的時候,我們國家才開始有現代的獸醫進來,最早期的像我們羅清生老師,他們就是在1923年從美國回來,還有中國農業科學研究院院長程紹迥,他們這一批都是一九二幾年的時候從國外回來的。那個時候,我們國家的傳染病流行要是針對大家畜,因為大家畜跟農業生產有關系,那個時候牛瘟、牛肺疫都是全國流行的。所以他們回來以后,主要就是抓生物制品,像程紹迥回來以后就在上海搞生物制品。在牛瘟疫苗方面的研究,哈爾濱做的最好,那個時候是一九四幾年,日本投降以后,就開始利用牛瘟兔化疫苗去消滅牛瘟。到我們解放以后,50年代初期,才把全國的牛瘟消滅掉。先是一九四幾年在我們內地消滅牛瘟,后來主要在牧區,在西藏、青海這些地方的牛瘟沒辦法消滅,就組織了防疫隊去處理,我們江蘇也出了很多人,我也去了。

      那個時候還沒有很好的疫苗,牛肺疫當時在南京、上海都有發生,我們首先是把南京、上海牛肺疫消滅掉,最終消滅牛瘟大概在1950年左右。那時候江蘇農科院的前身,中國農業改進所、中國畜牧試驗所、中國農業試驗所都在那個地方。中國畜牧試驗所在日本投降以后開始辦,有一段時間在衛崗,就在我們學校(南京農業大學)。

      我們獸醫防疫跟人醫防疫有個很大的不同,我們獸醫可以消滅傳染源,發現傳染源以后可以把它消滅掉,人醫就沒辦法,只有隔離、封鎖。人醫對傳染源來講,只能是給它隔離開,來治療。應該說我們獸醫的防疫工作比人醫的防疫工作要好做。如果說能夠把傳染源徹底消滅掉、處理掉,那防疫工作就能取得成功了。所以當時在牛瘟的消滅方面,也是采取這個辦法,發現病牛就地處理掉。在西藏、在青海就是采取這個辦法。對易感動物就免疫,對傳染源就消滅,這樣就把傳染途徑隔開了,主要是采取這個辦法。當時我們的防疫隊還沒進去以前,在西藏他們把病牛的血給健康的牛吃,用這種辦法很危險,這個等于傳播病毒,但是有的時候也可以起到作用,因為他等于高度免疫了。

      上一篇:基層動物防疫體系的建設與改革

      下一篇:建立健全新型動物防疫體系的若干思考

      網站地圖 | 服務條款 | 聯系方式 | 關于陽光
      冀公網安備 13050002001403號

      |

      建議使用1440*900分辨率瀏覽 
      冀ICP備14003538號  |   QQ:472413691  |  電話:0319—3163003  |  
      小黄片